Translation opens a thriving world of Chinese poetry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大学讲座大厅里堆满了人们渴望听到当代诗人已经开发了他们的手艺在毛泽东时代的地下。

中国作家大胆的新作品与英、俄文、日文和其他语言的诗歌译本一起流传。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北大数学系的年轻学生雅诗发现了诗歌的力量。

现在,他的笔名是“哑石”,在他的家乡四川省教授大学水平的数学,但他也是一位获奖诗人。文理学院亚洲研究副教授尼克·阿德穆森将最新出版的《花的呢喃》翻译成雅诗的英文选段。阿德穆森的研究和教学中心围绕中国当代文学展开,他也是一位发表过作品的诗人。

对于英语读者来说,这本书是对这种独特的诗歌声音的介绍,也是对四川充满活力的诗歌场景的一瞥。

阿德穆森在序言中写道:“本书对叶适作品的安排,只是叶适作品的一小部分,意在突出叶适的知识分子的躁动与独立。”“我从未见过其他当代诗人对当今中国野生空间的知识应用思考得如此深刻和耐心。”

双语版的第一部分由14首十四行诗组成,选自雅诗的《青城诗》。阿德穆森说,这一系列有关四川青城山的诗歌为英语读者提供了一个熟悉的主题——自然——的切入点,同时也介绍了叶适看待世界的原始方式。

阿德穆森写道:“在这些诗歌中,开放的自然空间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放纵的家,是肉欲之家,它鼓励人们超越国家和道德权威的界限进行思考,唤起人们对宇宙可怕的冷漠和距离的关注。”

第二部分是自由诗选集。第三本书名为《碎片》(Fragments),其中有几段简短的诗歌片段,包括《短句》(Brief短句),这首诗给了这本书一个名字:

一天不见了。例如:我把该吃的东西都吃了,一点凉气也没出。/就像黑暗中泛起泡沫的水面上的一条鲑鱼/轻柔地释放出它的花香。

阿德穆森说,他在“片段”中找到了轻松和幽默。

“他们严肃而有意义,”他说,“但他们也刻薄、粗俗,喜欢把自己关起来,就像一个好笑话。”

一名阿穆森的毕业老师要求阿穆森带领阿穆森前往四川省成都市,阿穆森见到了阿穆森。从那以后的12年里,他们一直是好朋友,定期在成都会面,讨论阿德穆森的翻译。

阿德穆森说:“我阅读和翻译的同时进行,因为我必须放慢速度,我可能还不如现在就翻译成英文。”他还说,把诗歌从任何一种语言翻译成任何其他语言都是困难而不精确的。“在写一首诗的过程中,我必须使用我所有的工具。我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没有答案。”

笔/海姆基金会的翻译基金拨款,使阿德穆森得以与中国文学高级讲师兼双语编辑邓秋云合作,创作最终的英文版本。该书由专门从事翻译的西风出版社出版。

阿德穆森说,来自汉语和其他语言的翻译活跃了英语诗歌并使之多样化。

他说:“如果你想创作有趣而令人兴奋的诗歌,你就需要在文化传统之间转换。”这在音乐中是真的,在小说中也是真的。其他的艺术也是如此。”

凯特·布莱克伍德是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一名作家。

康奈尔纪事学院
312 College Ave
Ithaca, NY 14850
607-255-4206
[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news.cornell.edu/stories/2020/03/translation-opens-thriving-world-chinese-poetry

https://petbyus.com/25679/